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云生处

快乐永远在路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乡情韵(二十八)·在白云生处的日子(3)“痛苦”的值周  

2012-11-16 12:31:55|  分类: 山乡情韵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在洒溪中学工作时,每学期总要值周两三次。不知什么时候,感觉值周“不好玩”,甚至越来越“痛苦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星期五放学后,本周值周员微笑地递过《校政日志》、《班主任、校务会委员签到表》、《学校安保值班和治安巡查登记表》:“‘饱受煎熬’的五天终于‘熬过’了,下周该你‘痛苦’了!”我明显地在对方眼神中读出“幸灾乐祸”和“不怀好意”。

值周几天,无论怎么细,始终“查”不出一起能够“上升”为“违纪违规”的事件,当一个星期的“值周官”,除了例行检查,连发挥一次值周官“权威”的机会都没有,实在“有点无聊”;更为“难过”的是,睁着眼睛“找问题”,感觉有点“痛苦”。

《值周员职责》早就制定了“一二三四”款,《学生一日常规》《卫生管理制度》《文明卫生寝室评比细则》早定出了“五六七八”章“九十十一”条,轮到值周的那几天,按部就班,该检查的时候检查,该巡视的时候巡视,该登记的时候登记。

90%多的学生一日三餐在食堂用餐,他们不拥挤,一个个规规矩矩地排队打饭;星期二我第四节课和第七节课,去食堂晚了点儿,学生们已经在打饭菜的四个窗口前排了一直溜四行长队;以为他们是怕我看到,于是故意不看窗口前,悄悄“潜伏”在别处,想“抓”一个“插队”的“主儿”,直“潜伏”到开餐完毕,实在找不到哪个“冤大头”,不小心撞到“枪口”上。

“乡下孩子野”,该不会那么情愿地“被封闭”在校园里吧?上课期间,即使是中午时分,校门敞开,硬是没看见有学生擅自外出,他们甚至连大门口也不会去玩。只有住在附近的十几名学生,吃饭得回去,常常不到30分钟就回来了。随意“揪住”几个,问他们,为什么快就来了?回答:课代表催作业催得厉害,得赶紧去完成,不及时交,老师要找“麻烦”。

早自习上得有点早,最远的通宿生离校园怕也有好几里远,寄宿生刚刚起床做早操,他们早早地赶到了;预备铃一响,拿着校政日志像模像样地走进每间教室检查。咦,空着一个位子,这下抓住“辫子”了:不是迟到就是旷课。班长递过一张请假条,原来这位学生请其他同学带来了病假条,上面还有家长的签字,又“空欢喜”一场。

中午时分,晚饭后,想随便找点“茬儿”,也不那么容易,不喜动的学生总是很自觉地坐在教室里看书做作业;喜欢打球的,十个八个活蹦乱跳地在篮球场上打起了“半场”,要不就是“纠”在水泥做的乒乓球台前挥舞着球拍玩起了“考”“三点”。

《校政日志》“本日记事”记载栏上,从周一到周五好像就只能有那么几个字了:要么“秩序井然”,要么“正常”。

后来一想,老是那么几个字,生怕人家看了,还以为对值周“工作不负责”,连一个问题都看不见,不是显得太“没有水平”了?

于是变着法儿,“戴”着“有色眼镜”,用十分挑剔的、不信任的眼光,怀着“这里肯定有问题”的心理,查了教室查寝室,查了纪律查卫生,查了明的查暗的,查了上课查课间。噫,还别说,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”,真的!“运气”“好”的时候,竟然也“查”出了“问题”:XX班XX行第X个和第X个,第X节自习课讲了小话,做了小动作,影响教室安静,影响其他同学学习,“严重”违反课堂纪律,扣0.5分(还非得那么写,不然你得费尽口舌去解释他们的“质问”)。

扣了分,迫不及待地在黑板上一公示,班主任看到了,跟班领导看到了,认为学生给班级“抹”了“黑”,肯定会找当事者的“麻烦”:脾气“好”的,轻言细语,笑着问几句,搞清楚原因,提出几点希望,要求学生“下次不再”,也就了了;碰上脾气“不好”的,“骂”几句是“找头”,写检讨是免不了的,甚至会给予那么一小点儿“扫地一天”的惩罚;学生看到了,认为这个同学又给班级“抹”了“黑”,离每月的“文明班级”评比又远了一小步,肯定会“齐声讨伐”他:“我们搞卫生、争文明寝室流动红旗、积极参加县里的学校的竞赛,好不容易为班上争来了几分,你倒好,几句‘小话’就扣了0.5分,你说怎么办吧!”弄得那些平时上课爱讲小话、好动的学生赶紧“闭嘴”“收手”。

超过八成的学生在学校寄宿。学校从没请过解放军做过军训,也没到军营呀什么地方看过,学过,借鉴过;老师中也没有哪个当过军人。从起床到上早自习,仅仅半小时,这期间他们要做操要,洗漱,要整理内务,也不知这些生在山里从小长在山里的十二三、四岁的学生从哪里学到的功夫——厚厚的不规则的大大小小的被子床单,尽管颜色质地五花八门,硬是被他们整成了“豆腐块”,侍弄得四四方方,有棱有角,抹得平平整整的;地板是用拖把拖过的,角角落落,犄角旮旯简直不容你找出一丝尘埃;床下一边摆放鞋子,一边摆放桶子,两条线段永远平行;毛巾的折叠好像是“一个师傅弄出来的”,挂在杆上,大小长短都是一样的;台几上第一层摆放的口杯把儿、牙刷的刷毛、牙膏都永远朝着一个方向;第二层摆放的包儿,齐齐整整地,有的连颜色都是相同的,同一个寝室的几个孩子相约着买了同样的包;女孩子每天用的化妆品连商标也一样地朝着外面。

男女生寝室里各有一个公共卫生间,每个星期由一个班轮流打扫,学校没有通往厕所的自来水,只能靠他们一桶水一桶水地提着去冲洗,走进这样的卫生间竟然几乎闻不到一点气味。

起床铃声一响,哨声一吹,寄宿生从穿好衣服到走到操场排好队,不到两分钟,早操开始了。

七年级十一二岁的孩子刚进学校,有点不适应,最多两三个星期,他们的水平很快就赶上了高年级,成了高年级同学有力的竞争对手。

轮到值周的那五天,每天走进寝室检查,都得面对这样的情景,还必须在其中评选出一二三四五六名来,感觉是徜徉在“痛苦”之中。《寝室管理评比细则》规定了,也就没法子,只好“鸡蛋里头挑骨头”了:摸摸这,看看那,实在跳不出其他的毛病了,只能凭嗅觉,凭视觉,凭直观感觉,来来回回比对三四次,才定出名次。

公示出来以后,往往每天都会面对几个班级同学的“质疑”:为什么我们寝室不能得“第一”?为什么我们班的寝室得了“第六名”?

我不敢有一丝懈怠。告诫自己,评比时,查“缺点”务必实在,否则,面对同学的“质疑”无法回答;如果支支吾吾或者“写不清楚”,会引来学生们“老师,你看面子”“老师,你不公平”的“埋怨”。

于是,值周的那五天,我告诫自己,多走走,多看看,走得要勤,看得要细。生怕一不小心挫伤了孩子们稚嫩的心,一不小心影响了老师们的积极性。

在“痛苦”中,度过了快乐的五天,交出了值周本儿后,又在期待下一个“痛苦”的五天的到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