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云生处

快乐永远在路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乡情韵(十八)·值周轶事  

2011-05-11 16:14:32|  分类: 山乡情韵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又轮到当“值周领导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 总觉得值周是一件快乐的事。尽管这一周一天到晚被“关”在校园,不能随意“出去”,事杂且多,责任心也大。山里的“老天爷”,也格外古怪,夏季风大雨骤。教学楼、宿舍后面那四层楼高的峭壁,岩石土层虎视眈眈,似乎随时都有下坠的可能,一遇刮风下雨的日子,便得四处巡察。倘若“背时”,“老天爷”把刮风下雨安排在晚间,那就有点惨了,一个晚上得大气不敢乱出一口陪伴这位“老人家”,小心翼翼地守着后面的山体。但毕竟“官”大了一级,“管”的事儿多了,轶事也就经历了不少,没事偷着乐了不少。

 周二,早操后,值周老师手捏一叠餐票走过来:“这是94班女生龙敏起床后捡到交来的。”哦?拾金不昧,好事呀!我一阵感动,一把接过,数数,13个,一个星期的饭票。一个票价值3块钱,13个值40块呀,相对于家庭不是很宽裕的学生来说不是小数目喽。刚散操,学生们都在寝室忙着洗漱和整理内务。我噔噔噔拿着餐票跑上二楼女生寝室,一间一间挨着喊过去:“谁掉了餐票?谁掉了餐票?” 

 “老师,是我掉的,一共13个。”喊过一圈,94班一女生追过来:

 “怎么回事?大清早把这个星期的票全部掉了?”

 “昨晚睡觉我把票放在被窝里,早上起床的时候被‘掀了’出来。”

  哦,是掉在寝室里的地板上。我把餐票还给她。

 不知咋地,我偷偷在心里小小地“乐”了一会:学生捡到自己寝室的东东,不直接交给失主,非“拐个弯”交给老师……想必是想获得老师的表扬吧?不过,捡到那么不小一笔餐票不私吞,也是值得鼓励的,于是我让值周老师在公告栏上写了一条“表扬”,号召全体同学“学习这种拾金不昧的精神”,为她小扬了一回名。

 早饭后,91班李永来请假(本来批假归口教导室,教导主任不在校,临时归值周领导“管”了)。理由是这星期没带生活费,母亲把钱寄到了县城一亲戚家了,要去拿。请假条上自己注明“请上午三节课的假”,班主任已同意。这孩子很不幸:去年年初,醉酒的父亲躺在床上抽烟,引燃了一场大火,房子烧了,自己也被烧死了。学校为此发动师生进行捐款,好些同学省下零花钱十块十块地捐了。这小子“不懂味”,看到这么多钱,竟在大庭广众面前扬言要用这笔钱“去买部手机”,惹火了一部分省吃俭用为他捐款的同学,他们找到班主任退回了捐出的大部分钱。呵呵,搞得老师哭笑不得。母亲耐不住寂寞,不出俩月就跟了一个男人走了,留下他孤孤单单地寄住在叔叔家。

 我知道这小子喜欢上网,担心请谎假。李永一个劲“发誓”“保证不去上网”,我签字了,再三嘱咐“按时回校上课哦”。他信誓旦旦“一定”,高高兴兴拿着请假条走了。

 中午到班上一查,小家伙不见踪影。

 下午课毕,我碰到这小子,故意问:“李永,今天按时回校上课了?”

 他一反常态,低下头:“没有。缺了一节课。”

 “为什么?”

 “我拿了钱以后,到我哥哥(堂兄)那里玩了一下。”

 “不是去网吧了吧?”我装模作样“板着脸”地“诱供”。

 “没有,老师,没有!”他一个劲儿在争。

 “好的,老师相信你这回。但你没按要求按时回来,讲话不算数,你今后还想请假吗?还想让老师相信你吗?”我轻言细语地递过一句。

 知道自己做错了,平日里一向喜欢跟我“嘻皮笑脸”的他这回不好意思地沉默了。

 周三,早操刚做完,“老天爷”不知是“高兴”过了头,还是“生气”了,哗哗哗地将大盆大盆的水织成密密的雨线,倾倒下来。

 我的办公室热闹了。一些通宿生在上学的路上被淋的透湿,迫不及待来请假回家换衣服。

 七年级94班林柏森趁办公室没其他人,鼠头鼠脑地站在门口,老远细声细气叫了一声老师,我转过头看着他:“嗯,有事吗?”“我请假回去。”“做什么?”“衣服淋湿了,回家换衣服。”不像被淋湿的样子。“过来,我看看。”他走进办公室,递上请假条。从走路的样儿,看得出是想“浑水摸鱼”。

 这混小子人不大“鬼”大,是“名人”——“名堂”多,在班上“吵”出了“名”;讲到学习,脑壳“痛”出了“名”;每次碰到老师,嘴巴咧到了耳根,“老师早!老师好!”叫得清甜,人家喊老师,要到跟前才喊,这小子隔老远就喊,嘴巴“甜”出了“名”。许是“名人”效应,我知道他是寄宿生。

 “你是寄宿生呀,怎么淋湿的?”

 “今天早上折完被子后,就淋湿了。”

 “嗯?房间漏雨呀?”我一副“吃惊”的样子,“可宿舍楼是新做的。我刚从寝室来,没听说哪漏雨呀。你还住在一楼。”

 “是我从寝室走过来的时候淋的。雨太大了。”

 从寝室到教学楼之间有走廊的,只有几米的距离廊檐稍窄了一点,挨着墙壁走,脚步放快些,是不可能被淋到的。

 我摸了摸他的头发,有点点湿;捏了捏他的衣服,有点点潮,没事。估计是在走过那段几米长的距离时故意走慢,为请假“奠定基础”造成的。

 “你班主任不在家,请假条上班主任没签字,我怎么批?”我“为难”地笑嘻嘻地看着他。

 “那我怎么办?”

 “这样,班主任等会就来了,你先让他签了字,再拿到我这里来吧。”我“好心好意”“耐耐烦烦”地给他出了个“好主意”。

  林柏森最终没来“批假”,说是班主任“不同意”。

  这混小子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